“航标灯塔”铜鼓山
《中国海洋文化论坛》之《更路簿》(二十二)
发布日期:2017-03-27 信息来源:中国海洋报 作者:刘义杰 页面浏览量:

  铜鼓山兀立在海南岛的东北部,与著名的七洲列岛遥相呼应,是我国帆船航海时代的一座“航标灯塔”。清代修纂的《广东通志》中记载:“铜鼓山在(文昌)城东六十里,高五十余丈,半在岸,半在海。昔有人挖地,得铜鼓,因名。”在海上丝绸之路远航的船舶每当行至铜鼓山,航海家首先会以它为主要参照物,确定船舶的方位,再决定是向西航行穿越琼州海峡进入北部湾,还是向南航行驶向西洋。

  帆船一般是近岸航行,尤其是未出国门之前,以便补充柴火、淡水等生活物资,海船不会离岸太远。比如从长江口南下的海船,以南杞山、乌坵岛、太武山、乌猪山等为“望山”,行至海南岛东北海域时,再以七洲列岛和铜鼓山为“望山”。途经七洲列岛时,必须与铜鼓山互为参照,才能保证航向正确,航行安全。在不同历史时期的航海地图上,均可以发现铜鼓山的身影。早在南宋时期,航海家就总结出“去怕七洲,回怕昆仑”这样一句航海要诀,意思是七洲列岛海域非常危险,行船时要特别小心。明《郑和航海图》在郑和船队经过的海南岛航路边,特别标识了“七洲”“铜鼓山”两个地名。明代张燮的《东西洋考》也专门列有“铜鼓山”的条目。海道针经《顺风相送》也将铜鼓山列为重要的望山,如《福建往暹罗针路》就记录有“二十更,船取独猪山。用单艮针,五更,船取铜鼓山”的针路,这段航线是指从泰国返回福建时,从南到北经过海南岛时的航海指南。海船从独猪山(今大洲岛)向北偏东方向航行,见到铜鼓山时,海船就要调整方向,转向更东一些的方位航行。由此可见,铜鼓山是一个船舶调整针位即航向的标识物,具有重要的导航作用。

  被过往航海家如此看重的铜鼓山,在海南岛本岛航海家看来,又占据什么样的位置呢?

  我们先来梳理一下海南岛渔民都从哪些港口出发前往南海或海外。从东北往南数,主要港口有海口港、铺前港、抱虎港、清澜港、潭门港、大洲岛、陵水港、榆林港以及三亚港,这些往返于海南岛东部海岸的航线,一般都要经过铜鼓山。在《更路簿》也记载有从铜鼓山始发前往西沙群岛的更路。

  铜鼓山在《更路簿》中,一般都简称作“铜鼓”。苏承芬《更路簿》记载着多条与铜鼓山有关的更路,其中之一“铜鼓至七州,用丁未”,是指铜鼓山驶向七洲列岛的更路,南偏西方向。郑庆能的《广东下琼州更路志录》中有“自七洲到铜鼓角,用丑未,二更到也”的更路,这是从七洲列岛驶向铜鼓山的更路。这条更路正好与苏承芬《更路簿》中的更路方向相对,针位略有差异,但大致还是一样的。在苏承芬《更路簿》中还有“铜鼓往干豆,用丙午”更路,这是从铜鼓山驶向西沙群岛中北礁的更路,向南偏东一些的方位航行。“铜鼓往七连,用壬丙、巳亥”是指从铜鼓山驶往西沙群岛的更路,目的地是西沙群岛中的七连屿。除此之外,苏德柳的《更路簿》中也记载了不少与铜鼓山有关的更路,如“或舟在铜鼓外开,约一更零开,用单丁加乙线未,五更,取大洲。”这是从铜鼓山下的港口往南开向大洲岛的更路,这段更路包含在从海南岛驶向海外的更路中,与《顺风相送》等针路相比,更加精细准确。

  海南岛的铜鼓山并不起眼,但在航海家看来,却是非常重要的航海标识。明代海南岛人王弘诲有首《铜鼓山》诗,在此可作注脚:“一纵登临目,苍茫太宇空。断山浮潋滟,削壁判鸿蒙。地抵鱼龙斗,潮争鼓角雄。凭高独舒啸,宛在水晶宫。”

相关文章: